創立21年后,谷歌面臨人設崩塌

日期:2020-01-13 00:17:20 作者:綿陽新聞網 瀏覽:86 次

創立21年后,谷歌面臨人設崩塌

撰文/ 麥柯

編輯/ 鄧曉進

2020年,皮查伊履新Alphabet的新任CEO,卻在經歷谷歌的巨變。

近日,谷歌老員工的口中吐槽不斷……

“谷歌越界了,讓人覺得被忽悠了,這是最明顯的改變?!?/p>

“給性騷擾的家伙發放天價離職補償金,我就像挨了一記重拳,這真是一家邪惡的大公司?!?/p>

“如果谷歌想活,有兩條路:透明度和問責制?!?/p>

句句扎心的背后,是谷歌也逃不開的大企業病……

不再是硅谷最酷的公司

1999年,谷歌正在高歌猛進。創始人拉里·佩奇和謝爾蓋·布林的主要目的,就是掙錢。

不過,底線是,他們必須絕對控制。這個門檻絆倒了很多投資人。而當Kleiner Perkins和紅杉掏出了2500萬美元給谷歌充值后,他們提出的條件是——26歲的佩奇必須交權。

佩奇不想放權,因此,他和布林只得繼續尋覓替代者。他們物色的第一個人選是喬布斯,也沒成。

后來,投資人推薦了Novell的CEO埃里克·施密特。后者立刻得到了佩奇和布林的青睞:佩奇看好他的碼農背景,而布林則愿意跟他去火人節玩耍。

2001年3月,施密特接手谷歌,當時員工不到300人。三年后,谷歌上市,員工數量增長9倍,超過3000人。而到2010年,谷歌的市值超過1800億美元,員工人數突破2.4萬。

在高光時刻,很多人也看到了谷歌的問題。他們認為谷歌,不再是硅谷最酷的公司,而是淪為官僚主義的笑柄,有些人選擇去了Facebook。當年,Facebook的1700名員工,有142個來自谷歌。

很多人選擇離開,其實是因為企業文化。

在谷歌早期,佩奇覺得不留情面的爭論,有利于公司的發展,所以就把觀點碰撞作為公司傳統。即使施密特上臺,也沒能扭轉這種風氣,以致于很多高管沖突不斷,自立門戶,拒絕合作,內耗嚴重。

2011年1月20日,在谷歌的電話會上,施密特宣布佩奇王者歸來,重掌谷歌CEO。他還在Twitter上感慨“谷歌從此不再需要成人監管”。

自己的鍋自己背,再度出山的佩奇,大刀闊斧地推進部門改組、前瞻性決策。特別是在2013年2月,佩奇在谷歌私密會議上表示,高管爭斗零容忍。他號召高管團結協作,為了谷歌實現10倍增長,創新思路,開疆拓土。

從此,谷歌員工數量又增長了九倍,超過了3.2萬人。2015年8月10日,谷歌重組為Alphabet,員工數量已經接近6.2萬人。

到2018年,Alphabet員工總量超過了8.9萬名。而在佩奇與布林于去年12月解甲歸田之后,皮查伊正式上臺,此時,Alphabet的員工總量已經超過了11.4萬人。其中,員工數量增加最多的業務是谷歌云和搜索。

員工增長很快,但是管理非常糟糕。

很多員工認為,谷歌管理層的好大喜功,他們似乎更關心員工數量,而不是業績表現,這種官僚作風一在蔓延,谷歌公司文化瀕于崩潰。

比如,隨著公司規模的擴大,曾經以開放透明著稱的谷歌,竟然也期望對敏感信息的訪問限制在“需要則知道”的基礎上。要知道,過去谷歌員工是可以查看公司所有文件的。

但是,現在卻不行。

對此,谷歌首席律師肯特·沃克在谷歌內參《每日內情》撰文稱,這家有21年歷史的公司已經發展得規模足夠之大,允許員工查閱幾乎所有內部文件的政策已經不合時宜。

對此,谷歌員工認為這種數據限制策略不啻為“谷歌文化的徹底崩潰”。一位工程經理直懟沃克,稱其言論傲慢且幼稚。他認為,“需要則知道”的政策讓他們失去了某種形式的信任和尊重,而信任和尊重又是在這里工作的重要內生動力?!?/strong>

除了抱怨,還有行動。谷歌的碼農開發了一個工具,員工可以選擇在每次打開任何文件時都自動發送郵件提醒沃克。這種垃圾轟炸就是要抗議沃克對員工職業生活細節的控制。

對此,谷歌管理層只能不痛不癢地在公開郵件里和稀泥,表示在數據安全政策方面,從未打算阻止員工分享技術知識和信息,也沒有限制任何人討論公司舉措或提意見,只是有責任在符合數據安全政策的前提下,保護用戶、業務和客戶信息。

雙方各執一詞,谷歌內部的還在沖突不斷升級。

創立21年后,谷歌面臨人設崩塌

拉里佩奇

2萬名員工集體罷工

2018年11月11日,谷歌全球大罷工從東京開始,迅速蔓延到紐約、奧斯汀、舊金山、悉尼等全球50個城市,大約有2萬名谷歌員工參與其中。



上一篇:上一篇:AWS地位不保 傳谷歌2500億美元收購Salesforce
下一篇:下一篇:人民網帶你一圖看懂河南高院兩會報告
任选9场中几场算中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