寬窄巷子 白夜的詩句

日期:2020-01-09 06:59:13 作者:綿陽新聞網 瀏覽:55 次

寬窄巷子 白夜的詩句

寬窄巷子的清晨。

寬窄巷子 白夜的詩句

寬窄巷子,大城里的老城。

寬窄巷子 白夜的詩句

酒吧里的歌手。

寬窄巷子 白夜的詩句

閑適的退休大爺。

寬窄巷子 白夜的詩句

勤勞的小攤主。

寬窄巷子 白夜的詩句

專注的銀匠。

寬窄巷子 白夜的詩句

人流如織的寬窄巷子。

□馮暉文/圖

本地人對本地景點往往興趣不大,見慣不驚,缺乏新鮮感。寬窄巷子改造后成為成都一景,我每次去也都是走馬觀花。

無意間,翻看本地詩人翟永明的《白夜譚》,知道女詩人在寬窄巷子開了一家叫“白夜”的酒吧。對于酒吧和詩歌我都是外行,但卻很想知道詩人能把酒吧開成什么樣。

楊婆婆的縫紉攤

仲夏,為了避開熙熙攘攘的游客,我一大早就鉆進老滿城的巷子里。陽光剛剛爬上如魚鱗般的屋頂和西側造型各異的門頭,黝黑發亮的石板路上老年人帶著孩子匆匆忙忙趕往學校,商販推著小四輪平板車“哐當、哐當”地給餐館運送一包一包的新鮮蔬菜,清潔工打掃街頭落葉,一群施工人員忙著疏通地下的管道,他們都要趕在第一波游客高峰來臨之前把巷子收拾妥帖,亮出這城市的漂亮名片。

來自安岳的陳師傅起得更早。不大的鋪面租金雖然每月高達10萬元,但這本地特色小吃攤一天的營業額輕輕松松破萬元,不說別的,光是那滿桌子簡簡單單的涼粉每天都可以輕輕松松賣上一兩百碗。

張采芹故居黑漆漆的大門半掩,規劃局退休職工謝大爺一大早就坐在門外竹椅上,一只小花貓在腳邊躥上跳下。早飯前一桿葉子煙,是老人家多年的習慣。整個白天,他會在門口擺一個小攤,慢慢悠悠地擺賣些自己感興趣的東西,做生意不圖賺錢,權當休閑。

窄巷子旁邊是井巷子。在成都28中教師宿舍門口,楊婆婆擺了個小攤,一部老式縫紉機和一臺機械式指針體重秤就是老人的全部裝備。因為在寬窄巷子改造前就在這里擺攤多年,文旅集團給予特別關照,她是整個寬窄巷子唯一不用交管理費的路邊商販。

與詩人的文字會面

傍晚,天氣漸漸涼爽,街燈和晚霞給街道涂抹上迷人的色彩,光影也多了一些變化。星巴克咖啡小樓上對開木窗透著燈光點點,它是進駐這里的唯一一家洋品牌連鎖店。獨辟蹊徑,我悄悄登上三樓露臺俯瞰夜幕下難得一見的街景。歷經2000多年,城名未改、城址不變的成都,此時漸漸展現它厚重與悠長的一面。

愷廬有寬巷子最氣派的門頭。羊角是生活在這條街上的旗人后代,許多人不知道,那難以辨認的“愷廬”二字其實就是他用鐘鼎文書寫的。在小院深處,是這位四川音樂學院退休老師自家老宅改建的小茶鋪,院子后面有一段老墻,年代久遠。

詩人李亞偉的餐館叫“香積廚”,在寬巷子18號,據說黃燜羊肉味道不錯。作家石光華的川菜館在窄巷子,取名“上席”。隔壁窄巷子32號,就是詩人翟永明的白夜酒吧。

從民國時期的西洋風格老門頭進去,右邊不顯眼處是一垛清代老土墻,里面夾雜漢代殘瓦。往左,過紅色垂花木門是一個敞亮的小院。小院左邊是畫家何多苓的幾件畫作和雕塑作品,右邊是一個小巧的玻璃書房。再往里走就是酒吧內堂。內堂里素描、裝置藝術、老照片、油印詩刊、詩歌手稿體現詩人不俗的品位和審美取向。也許來得早,大堂里只有五桌客人,除了兩個男的外,其他居然全是女性,人人手握啤酒瓶。多年都沒有走進成都的酒吧了,搞不懂行情,難免少見多怪,感覺稀罕。

詩人不在,只有與她的文字會面。

這個世界的幻覺與渴求

不單是通過越來越純凈

但又不得不具體到每一根梁柱的現代建筑語言來削弱

它也必須通過一字一句的文字

同樣具體得猶如一磚一石的紙上建筑來豐富

釣臺依舊,景隨人遷

我試圖在字里行間找尋詩人與寬窄巷子的情感聯系,以及翟永明與白夜的淵源。

坐在何多苓設計的吧臺旁,抬頭看師進滇掛在半空中的一朵云,飄入耳中的是伴著吉他的歌聲。這次,我是和朋友一起來的,他不喝酒,怕鬧。兩人枯坐酒吧,一口酒都沒有喝。最終,退了出來,在街邊找個茶鋪安靜下來。

呂歷是我喜歡的四川詩人,他對白夜酒吧的評價很有意思,稱其是“在詞語的空白處開了一家很物理的化學酒吧”,偶爾詩人會來此“月朦朧,鳥朦朧”。



上一篇:上一篇:西峽縣西坪鎮潘江勇:一人頂起家里的“一片天”
下一篇:下一篇:天巡Skyscanner:春節還能更熱鬧?去東南亞體驗異域的春節風情
任选9场中几场算中奖